首页 > 经济观察 > 名家论点
本周热点  
固顶文章 共享单车进军海外背后隐藏着啥秘密?
固顶文章 传销盛行,教育缺位
固顶文章 外汇储备三问
固顶文章 养老金缺口和延长退休年龄
固顶文章 转基因三文鱼首登人类餐桌:生长快一倍 不必贴标签
固顶文章 比特币的不公平问题
固顶文章 会计考试思维与会计实务思维真的是两回事
固顶文章 经济合同订立中的涉税风险分析与防范
固顶文章 浅析会计业务倾向税务化
固顶文章 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刻不容缓
固顶文章 Visa转型开放平台赋能合作伙伴
固顶文章 我国已建覆盖58个城市的肉菜流通追溯体系
固顶文章 法积极推动法中养老服务合作
发布商链接  

推荐假设我们有一把罐头刀

最近参加 Robert Cooter 和 Hans-Bernd Schafer 的书稿讨论会。我谈了自己的体会,那就是每当我读到“发展经济学”或“过渡经济学”的作品时,脑子里就忍不住反复提出一个很难答的问题,即这部分究竟是描述(description)还是处方(prescrition)?

我是从阿尔钦(Armen A. Alchian)那里清楚地学到这两者的天壤之别的。阿尔钦写道(见相关阅读1):

让我打个小比方(!——感叹号是阿尔钦加的)来说明。球队教练知道,要赢得球赛,就必须比对手多得分。那么,是不是知道了这一点,就意味着他知道他的球队该做什么来赢球了呢?他就知道如何心想事成了吗?确定心想要的目标,与知道如何达到那个目标,并不是一回事。我在先前那篇文章里试图说明的,就是“所欲的目标”与“达到这些目标的手段”两者之间的混淆。

Let me explain this by a little analogy (!) A football coach knows that the condition of winning is making more points than his opponent. Does knowing this imply that the coach can know what his team must do in order to win? Does the coach know how this can be done? Defining a desired condition is not the same thing as knowing how to achieve that condition. The confusion between desired conditions and the methods of achieving those conditions is a confusion which I attempted to expose in my original article.

阿尔钦所说的“先前那篇文章”,就是他1950年关于进化的文章,那是有史以来被经济学家引用最多的文章之一(见相关阅读2)。是的,他说的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思想。

很多年前在《深圳风采周刊》看过的一则报道,是关于蛇口首个公开招聘的地方干部的。在公开招聘会上,这个干部被问道如何才能把蛇口建设好时,他一板一眼地回答:关键是要搞活经济,重视教育和医疗,改善经营环境,提高居民生活水平,这样就能把蛇口建设好。可能因为答得精彩,他接着就被委以重任了。

早前格林斯潘退休,我想过去竞争上岗。如果考官是个货币主义者,我就说:“要搞好联储的工作,关键就是抓住通货膨胀不松手。”如果是个凯恩斯主义者,我就说:“关键就是两手抓,既要抓住通货膨胀不放手,又要确保就业率不下降。”可惜我不可能被聘用,因为我只知道“描述”,却没有“处方”。

同样的道理适用在最近我批评的一篮子物品方案上。“只要政府言而有信,紧紧守住一篮子物品的价格指数,就能守住物价水平了”这个说法,“如果实施一篮子物品法,各国及国际货币体系早就不会如此混乱不堪和一塌糊涂”这个说法,表明说话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困难究竟在哪里——困难就在于货币现象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身上绑个温度计,体温当然就是“秒秒皆知”了,但体温就能因此保持恒定了吗?

中央银行的难题,到现在没有满意答案的,就是收缩多少货币、按什么节奏收缩、要等待多久,才能使得物价水平恰好回落到一单位人民币购买相同数量的一篮子商品的程度。这恰恰就是难题。不能先假定这不是问题,然后说一通别的,就声称解决了问题。

有一个笑话,是物理学家、化学家和经济学家到了月球上,找吃的,找到一个罐头,可没有罐头刀,化学家于是说知道如何制造炸药来炸开它,物理学家说知道如何计算它的弹道,而经济学家则这样开始了他的侃侃而谈:“假设我们有一把罐头刀……”

薛兆丰,经济学者,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博士后研究员,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曾在梅森大学讲授“法与经济学”课程,现正从事“公共选择”与“法与经济学”领域研究。兆丰在过去十年发表数百篇经济评论和文章,其基础扎实,言辞洗练,思想一贯,持续影响了读者对市场经济的认识。兆丰1997年建立个人网站“制度主义时代”,2000年被《新周刊》评为顶尖人物,2002年出版文集《经济学的争议》,2006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中国十大青年领袖。

很有价值的一篇文章,对于企业管理具有参考意义,发布在企管界与大家分享

[ 返 回 ] 
 本月热点
固顶文章 瑞典如何保护企业知识产权
固顶文章 经济合同订立中的涉税风险分析与防范
固顶文章 浅析会计业务倾向税务化
固顶文章 会计考试思维与会计实务思维真的是两回事
固顶文章 比特币的不公平问题
固顶文章 正确认识“技术分析” 七大特点解读
固顶文章 传销盛行,教育缺位
固顶文章 零成本创业:5步实现月入上千美元
固顶文章 共享单车进军海外背后隐藏着啥秘密?
固顶文章 CPA考试改革方案第二稿获得多数支持
网站介绍 | 版权申明 | 网站搜索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 2008-2017 企管界 All Rights Reserved.
1.免责声明:企管界是个人网站,非商业组织。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绝不意味着企管界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2.以上内容仅供网友学习与交流,无意侵犯版权。如有侵犯您的利益,请告知 admin(a)qiguanjie.com 我将尽快删除。
京ICP备07011350号